月白

【楼诚】信你,爱你

第一次写文,文笔烂预警。
楼诚现代文,一发完。HE
极度ooc预警。

明诚觉得,明楼近几日十分不对劲。

早晨不再搂着他磨蹭着不肯起床,早餐宁愿吃自己煎糊了的蛋也不吃他煎好的,出门上班将车钥匙留给他就自己打个出租去公司,上班时心不在焉就像惦记着某件事或者……某个人,下班找了各种应酬的借口不回家吃饭,半夜回来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就像前几日遇到的汪小姐身上的味道。
今晚他回家时心情似乎很好,脸上有抑制不住的笑意,甚至给了他一个一周不曾有过的轻吻。
明诚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毫无睡意。侧过脸看着身旁爱人的脸,一股酸意涌上眼睑,他很想相信明楼,内心却十分惶恐,惴惴不安。
眼里的泪将要淌下,明楼却翻过身下意识的将他搂着怀里,又继续睡去。
还好,你还愿意把我抱在怀里。明诚流着泪苦笑。

清晨醒来,右手边一片冰凉。明诚望着被抚平的被子,心里疼痛泛起,蔓延到四肢,无法动弹。
明楼推开卧室门,见明诚低头坐在床边,以为他仍未睡醒,上前抬手想要捧起他的脸,给他一个早安吻,不想却触及一脸湿润。明楼吓了一跳,立马蹲下身来,轻抬明诚的下巴,双手抹去他脸上的泪水,轻声问道,“怎么了?阿诚。”
明诚不语。
大哥,你是不是和别人约会了?
大哥,你是不是忘了我在家等你?
大哥,你是不是厌倦了?
大哥,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大哥,你是不是不再爱我了?
抬眼看着明楼的眼睛,想要说出口却怎么都说不出来。怕问了,他就会离开了,又怕不问,他还是会离开。
明楼看到明诚眼中的纠结,心里心疼的叹着气,面上却不能显露丝毫。他心里的结必须得他自己解开。
明诚将头埋进明楼的颈间,深深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已经没有了昨夜的花香,只有淡淡的柠檬清香,是他们用参加射击比赛获得的奖金买的沐浴露。
不止是沐浴露,还有情侣杯、同款不同色的家居服、可以放合照的照片墙。他们说好的,一起拿到的奖金,一定要买一起用的东西。
那时的明楼,和明诚十指相扣站在照片墙前,满脸幸福的看着他们的合照,对明诚轻声说,“阿诚,我喜欢这样的生活,每和你拍一张合照,就增加一个相框,就又拥有了一段和你一起的回忆。等以后墙上再也挂不下了,我们也老了,就数着一张张照片聊聊我们的回忆。”
抬起手紧紧的拥着明楼,明诚止不住的颤抖,颤抖的手,颤抖的唇,颤抖的心。
大哥,我信你,我信你,我信你。

“大哥,你这几天为什么躲着我?”明诚终于问出口。
明楼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舒了一口气,将明诚紧紧搂在怀里,笑道,“我很开心,你终于问出口了。这是不是表示,你终于能全心全意相信我了。”
明诚浑身一僵,随即反应过来,缓缓放松身体,轻声笑道,“其实我一直相信你,我不相信的,只是爱情,但是大哥,为了你,我愿意再相信一次。”
在遇到明楼之前,明诚曾有过一个已经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为了能在婚后更好的照顾她,给她更优质的生活,他起早贪黑去学习厨艺、花艺、工艺,而女友却因他缺少陪伴而另嫁他人。
这之后,明诚就不再相信爱情,不再轻易爱上一个人,直到遇到明楼。他爱他,却也将爱锁在心里的盒子里,不敢打开。

明楼牵着明诚走到餐厅,将他按在餐桌前坐下。明楼从厨房拿出一束花,插在餐桌的花瓶里,又端出一份煎的刚好的鸡蛋和一杯热牛奶放在明诚面前,递过刀叉,“试试看。”
明诚看着明楼有条不紊的样子,猜测到他最近大概是在练习这些程序,虽然过程让自己很是心酸,但想到他练习时手忙脚乱还得费心瞒着自己的样子仍是让人内心一暖。
勾了勾唇角,切下一块鸡蛋放进嘴里嚼了嚼,看着眼前紧张看着他的明楼,轻笑出声,“很好吃。”
见明楼轻舒一口气,他又切下一块递到明楼嘴边,轻轻问道,“这几天就是在学做这个?”
明楼咬过鸡蛋,心满意足。他走到明诚身侧,也不答话,只深深的望着他,然后,单膝跪地,左手从右侧内口袋拿出一枚男戒,右手指着桌上的花和早餐,正色道,“明先生,我用7天学会了厨艺、花艺、工艺,我能更好的照顾你,给你更优质的生活,请问,你愿意一生陪伴我吗?”
明诚脑袋一片空白,这个求婚来的猝不及防、毫无预兆,还来不及想眼泪就掉了下来,僵坐在椅子上,激动的无法言语。明楼也不摧他,就在那一动不动,等他冷静下来。
明诚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明楼,他眉眼温柔,轻抿嘴唇微微笑着。
是最耀眼的样子。
明诚,这是你对待爱人的方式,他这样懂你,世上不会有人比他更爱你。更何况,你也是如此爱他。

“我愿意。”



评论(6)

热度(24)